Laur

喜欢转发图片or文字
涉及侵权会删的
假如没有及时回复请一定谅解(;´Д`A

「想要一起看更多的未来」——宇智波斑

小艾:

许久不见胡汉三我回来啦!


磨叽了很久就是怕ooc,然而结果不仅ooc,总体感觉,吾辈已经忘记如何码字了_(:з」∠)_[划掉]


还是要说一句:ooc有,请注意。妹子有名字,有原创角色,妹子们可以将这篇文看作是平行世界的延伸。


其实写这篇文的初衷就是想要斑爷获得幸福。原作岸本在这一方面让吾辈很失望啊(邓瑶.jpg)所以我就想给斑爷一个happy ending!斑爷我爱你!(比哈特


其实很多细致上的东西我这次都没有说到,毕竟重要的是斑爷和妹子!手头工作闲下来,脑洞也还在的话估计会有个斑爷和妹子的短篇。我挖坑我快乐!(。


斑爷苏力男友力其实不输给我爱罗,真的不吃安利www?


以及就是,喜欢的话请不要犹豫留言小红心n(*≧▽≦*)n














“——嗯?!”


抿了一口清酒的栞差点呛到,等到平复好自己的时候,只见众人的视线都集中在自己身上,深刻的、露骨的视线。


 


“前些天大名之子的藤原大人不是向栞大人提亲了么?结果呢?”


干净的银白色瞳孔盯着刚才似乎因为呛到而抬手轻掩嘴唇的栞,误以为对方走神而没有听清方才她们几个人的疑问的日向铃重复了一次从几天前就开始在意的问题。


 


在战乱之中,和漩涡一族的水户一样被众人知晓的女性忍者,还是有着珍贵血继界限的不凡实力的女性忍者屈指可数,宇智波栞就是其中之一。


每一个忍族的忍者大多都是男性,像水户和栞这种选择成为女忍的族人不是没有,只是极为稀少。大概是当时战争所带来的必然效应——忍族中的女孩子可以选择不断修炼、参加战争为一族取得胜利或者成为后勤人员、照顾在战争中受伤的族人,亦或者为了战争的人员需求而尽快结婚生子……


不知道在别人看来后者其实算幸福还是不幸,但起码在栞看来,这样的人生莫名可悲。然而不论栞成为女忍的缘由是什么,现在的她的确成为宇智波一族族长的亲信之一,实力不凡的她在族中也备受众人的信赖,处事行径也得到大至各个忍族族长、小到新加入村子的人们的认可。


可能是生来的思考方向和大多数的人不同。思考方向导致每一件事的处理方法和大部分的人有所差异。或许也是因为这一点,栞在大部分知情与不知情的人眼中都被打上了“最不像宇智波的宇智波”这一标签。


 


名门宇智波一族现任族长的亲信、实力不凡的强大女忍,再加上宇智波一族遗传的漂亮相貌。看见不断壮大规模的木叶想要和其搭上紧密联系、亦或者真的对这位战姬持有爱慕之意慕名而来的人绝对不少。例如现在火之国大名之子的藤原。


 


然而同为各个忍族中的战姬,和栞相比,水户没有收到类似提亲的文书的重要原因就是她早已名花有主。和森之千手一族的族长,也就是千手柱间达成婚约的水户已经是两个孩子的母亲了,虽然从外表看不出来。


 


那么,不管真假,对木叶抱有别意的有心人他们的目光大部分都落在了尚未结有婚约、且备受各位族长认可信任的栞身上。


或许有人会说受到各位族长认可信任没什么大不了,忍族不强大那么个忍族的族长说实话也没什么大不了,而这位女忍也没什么。


但如果说,认可她的其中一位是木叶的创始人之一、森之千手一族族长千手柱间,那就不一样了。


 


重复一次,被千手族长信任、宇智波一族的亲信、相貌漂亮性格随和、没有任何人结有婚约。


这样的女性直接或无意地让某些人瞪直了目光。


 


“我已经麻烦兄长替我妥善回绝了藤原大人。”


栞当然也知道自己于某些人来说是极为便利的存在。不管是搭上关系从而插手木叶的管理、还是由此牵制宇智波一族,这对某些人来说都不是亏本生意。而理所当然,栞也不会让这些想要损害宇智波一族和木叶利益的贪婪之人得到他们想要的东西。


 


虽然通过和藤原的对视,得知对方提亲的一半缘由是因为听闻她的事迹茂名而来,但也不能忽略重要的另一半缘由是他以及他的背后势力正对木叶虎视眈眈。


 


“欸——?!”


听着在座年轻女孩的遗憾声音,栞也只是微微耸了耸肩,继续抿了一口酒,“……何况”


 


似乎是被酒精渲染了的效果,听着面前随着动作而乌丝滑至胸前的女忍的话语,年轻女孩们似乎在尾音处听出了一丝调皮的味道。


 


“在日織和沙織成婚之前,我是绝对不会成婚的!”


听上去就像是醉鬼胡言乱语一般的宣言,但说这话的本人此时双眸却清亮明晰得让人深信。


 


栞知道现在自己一定很像喝醉了酒而胡言乱语的醉鬼。要是逝去的父亲听见自己刚才的发言一定会气得从三途川赶回来然后要自己正座听教,末了还询问一旁一直安静听着的母亲要为新降生的孩子取什么名字好……


但或许是本身对男女成婚之事毫无感觉,栞所在乎的并不是自己血脉的延续,而是家人的平安。而建立木叶就是栞实现所期盼事情的第一步。


或许正是因为在春心萌动的年纪忽略了男女之事的缘故,即使现在想要春心复苏也总会觉得没有这个必要。但自己的弟弟妹妹就不一样了。栞希望在千手和宇智波发起结盟的这个平和的村子里,和相互喜欢的人彼此扶持、相互关爱地生活下去。不管对方是不是宇智波一族,只要他们开心,她就会衷心祝福。


 


察觉到栞的所想所思,水户知道栞是把自己放在了“守护者”的位置上。守望着家人的日織沙織能够在木叶生活下去,再贪婪一点,她希望可以看着宇智波一族的大家可以毫无顾忌地跟木叶的村民们交往生活。然而在自己的贪念面前,什么男女之情就显得格外微不足道。而同样的,水户也想到了宇智波中某个把自己同样当做“守护者”的男人。


 


“栞就没有什么喜欢的类型吗?按照沙織和板间的情况看来,只要弥生大人点头,他们两人成婚的日子也快要来了。”


如同察觉到了什么,水户挑了挑眉,红发的姬君微拢五指掩嘴一笑,似有若无地再给在座的人丢了一个重磅信息。


这个信息就等同于只要知道栞喜欢的类型,再来她所在意的弟弟妹妹的其中之一已经快要到谈婚论嫁的地步,那么另外那一个也快了。


——那么就轮到栞了!


 


“……虽然没什么要求,”没有发觉在座的人所想到的,有一种水户在不遗余力地享受着什么的感觉,但栞却不知道她在享受什么。看着后辈的铃和琴里如同小动物般期待的眼神、再看看平常淡然冷静的友人桃华眼中掩藏不住的好奇,栞第一次觉得这是这么值得好奇的东西么?“硬要说的话……”


 


“嗯嗯!”


仿佛不愿错过一个字一个音而竖起了耳朵,想要知道答案的人更加集中精神,深怕错过了什么。


 


“黑长直……”


说出了一个词的栞在众人就这个词而陷入深思的时候再补充了一句。


“有着像柱间大人一样的黑长直的人——”


 


“——”


几个女生包下的小室间外突然传来一阵响声,而因为突如其来的响声打断了思绪的栞并没有对刚才的发言作出补充。站起身子拉开门的栞的视线就恰好和门外人的视线对上了。


 


“栞,伊織在找你。”


就像是恰好来到、恰好在栞拉开门的时候就对上了视线一样,身着深色高领族服的宇智波斑开口而道。


 


闻言的栞轻应了一声,转过身把自己份的钱放在桌面上,朝室中的众人点了点头。随后再朝应该是过来接妻子恋人离开的柱间等人点头示意,便和自己的族长一起离开了。


 


“…………水户”


“嗯?”


“不,没什么”


 


“栞,刚才……”欲言而止,似乎是在想着应该如何说出口的斑脸上带着少有的犹豫,这让有点上脸的栞转头直视着他。


“嗯?”


 


软糯的鼻音就像是撒娇一般,上脸的酒红色就像是天然的胭脂,乌色透彻倒映着身边人的眸子就像一抹反映出真实的镜、将完完全全的什么人印在了上面。


 


“……就是沙織和板间的事。让沙織不用担心顽固派的长老……”


“好,我知道了。”


在栞知道妹妹和那位千手族人的苗头的时候,她就开始准备对坚持同族通婚、以此保护血脉纯净的长老的各种说服方案。只是栞没想到斑也会站在她这边。这种说法有点不对,应该说,栞没想到斑会明示他的想法。


 


而斑则对栞的生分回答感到了几分不悦,即使他没有表现出来。


曾经比自己还要高的女生现在只是比自己矮一点点,曾经为了方便上战场而剪掉的头发现在已经长到腰部,曾经和自己同样稚嫩的孩童五官现在已经长得精致漂亮……


平心而论,斑认为大名贵族根本配不上面前的她。


 


『……斑』


似乎是被她的父亲训过在修行之余也要锻炼厨艺,在他和泉奈一起修行忍术的时候,她曾经拿过试作品过来。然后第二天,他似乎被伊織那家伙使绊子了?


 


“栞……”


“——?”


想到刚才听见的、栞喜欢的类型,斑在想自己回头要不要拉直这头黑长炸。然而又想到对方已经点名说喜欢柱间那头黑长直,斑又开始暗暗咬牙。


(刚才应该踹狠一点……)


 


“……斑?”


即使有些上脸,然而神志还很清晰的栞的确听见了对方喊了自己的名字。或许也有酒精的缘故,两人一阵沉默之后,栞也像以前一样,喊了对方的名字。


 


对栞而言,小时候同辈之间的相处还好。但是在田岛族长明显是要培育斑成为族长的时候,栞就隐约察觉族长对她和斑之间的随意相处感到不悦。即使她和斑相比的确是她比较年长,但斑也的确是宇智波族长的大少爷……


随后羽織的战死让栞某种程度上沉稳了下来,最明显的就是情绪不再外露。随后,田岛族长的战死,成为了族长的斑。千手多次的结盟文书,两人不约而同的对月浅酌。


 


总觉得,从小孩长大成人也就是那么一回事。思考的事情变多了,自然也就不能像小孩子一样把情绪都放到脸上。


 


“……嗯?”


停下脚步、伸手拉住斑戴着手套的手,迫使对方也停住脚步的栞一手掠起遮住对方一只眼睛的刘海,一手握住对方的手腕。直直盯着这双眼睛,率直不回避的注视着,这反倒让斑有点不自在。


 


“——”


 


“斑的眼睛,果然很漂亮……”


『总觉得……斑的眼睛,很漂亮』


 


面前的人和记忆中的女孩身影重叠。


嘴角的弧度、倒映着他脸庞的乌色瞳孔、软糯的声音、手指指腹柔软的感触……


 


(答应柱间结盟的原因……)


戴着手套的双手抚上上脸的绯红色,慢慢靠近对方发热的脸颊。


 


“——斑?”


轻启檀口而呼出的清淡酒香仿佛是甜美至上的邀请。


 


(只是想把弟弟和她好好保护在这里)


交换呼吸、品尝唾液、厮磨呢喃。


 


没有丝毫反抗之意的接受和共享氧气让一开始只是上脸的栞慢慢缺氧,如果不是斑的轻声提醒,怕就真的缺氧窒息了。而也正是栞的这份接受和沉醉其中,明晰了目的的斑环紧了面前的人。


 


“…………………………!?”


 


在这夜晚之中,走在大街上的村民或多或少都能看见恍如隐藏在黑夜中的巨大深色武士,像是来自地狱的修罗也像是守护着什么的战士。


 


视线略过远处的须佐能乎,顺过刘海将其掠至耳后,在露出的光洁额头留下浅浅的印记。在看见栞下意识地往他的怀里缩的时候,斑笑得像个孩童一般。


 


回到宇智波宅的斑知道某人正开启着须佐能乎等着他过来单挑,而因为某人的动静太大,让向来浅眠的妇人醒了。朝着醒了的妇人点了点头,斑继续抱着栞走回她的房间。


 


——此时的妇人在苦恼一件事。


「红豆饭的材料不够用了要不要让伊織现在去买回来?」








小艾:其实初步设想的时候,我是有想过是要【无限月读】的世界还是这种平行世界。虽然这样的平行世界也很好,但总觉得被岸本喂玻璃渣&刀片喂多了就会觉得,这对那个时候的他们来说也是很好的选择(除了宁次飞身扑救这份刀片吾辈不吃!不吃!)


正如我文中也有说过,思考方向造就做事的方法,性格也是指明思考方向的其中一个因素。或许传统意义上来说,【无限月读】不是一个美好的结局,但不妨把遗憾也看作一种美www毕竟没有刀片怎么会显得糖特别甜呢对不对!


如果情况允许,接下来还有【无限月读.ver】ending在等着大家www(然后这人就被打了。


最后最后,吾辈再补充一句:栞妹子我爱你!水户小姐姐我爱你!桃华大姐姐我爱你!(男主 · 斑:???

评论

热度(83)

  1. Laur小艾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