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ur

喜欢转发图片or文字
涉及侵权会删的
假如没有及时回复请一定谅解(;´Д`A

程序 上

侵删w

patrickkhu:

-放假使人摸鱼


-主扉泉,有一些柱斑


-可以找到以下东西:出场不多但是只要出场就必定OOC的柱间,出场太少所以可能逃离OOC命运的斑,出场最多所以已经崩坏到可以当成原创人物的扉间和即使活在对话里也逃不掉OOC的泉奈


-有大量回忆杀(?),可能的出轨描写(?)和主要人物死亡(?)


-逻辑死的很安详,请大家怀念他


-可以的话,请开始吧






1.


 


“你就是那个混蛋盆栽的弟弟?一头白毛看起来就不是好东西。”


“彼此彼此,你的发型和那个杀马特还真是一脉相承。”


“你说什么千手白毛!三道疤不会是个不良吧!”


“呵,懒得和你一般见识。小,矮,子。”


 


“唔啊啊啊你们千手果然没一个好东西!竟然强吻斑哥!”


“分明是宇智波斑勾引我大哥!不讲道理的宇智波!”


 


“我这次怎么会和你分到一间?”


“你以为我很想吗!要不是你哥突然放鸽子我怎么会沦落至此!”


 


“哈?怎么是你来?阿嚏——”


“别嘴硬了,披上。”


“啊啊啊你怎么会把这把伞拿出来啊啊啊啊!”


“你自己的伞,拿一下怎么了?”


 


“喂——帮我测一下数据吧。”


“千手教授连测数据这种事都要别人动手呀~哎呀~你的学生呢~”


“如果不是因为你,镜现在就应该在帮我测数据。”


“……哼,镜是因为他弟弟有事,和我有什么关系。”


“你自己清楚。”


“……”


 


“你还挺厉害的么。”


“……唔。”


“下次还要来吗?”


“想得美死白毛!”


 


“混蛋!死白毛!啊啊啊气死我了!为什么你就永远拦不下你哥!”


“你算了吧……结婚请柬都发了,你还想怎么样。”


“呜呜呜斑哥……斑哥……”


“你哭就算了不要碰我的衣服!喂!醒醒!”


“怎么三杯就醉了……”


 


“你怎么睡在我旁边!我的衣服呢!为什么换了一件!”


“你昨天……”


“你为什么没穿衣服!”


“不我……”


“你是流氓吗!你那里怎么……!”


“不是……喂!等等!泉奈!你别跑啊……”


 


“宇智波泉奈。”


“唔?流氓千手有什么事情?”


“不我不是……算了。你听好了,这件事很重要。”


“哦?对你来说除了实验室还有什么很重……”


“你愿意做我男朋友吗?”


“……要的事。”


2. 


 


“扉间!千手扉间!白毛!”


“等下,还有十五分钟出结果。”


“哦……记得等会出来!我们去宠物店!”


“知道了。”


 


“我喜欢这条!她和你一样白啊!”


“……她估计快到发情期了,你要的话记得带去节扎。”


“啊?那么麻烦啊……”


“好吧,如果你想的话可以等过一段时间再来。我空下来之后我带她去。”


“你最好了扉间!”


 


“是你弟弟的照片……?”


“是。我大哥拍的。唯一的一张。”


“扉间……”


“没什么,我和大哥都习惯了。”


“我不会离开你的。”


“嗯,你不会。”


 


“今天我和哥哥有事情,你就自己一个人呆着吧!”


“哦……”


“你就自己一个人计算,做午饭,吃午饭,再计算……”


“好了泉奈。快去……唔。”


“唔…嗯…现在不行。我走啦!”


 


3. 


 


“老师,”镜穿着黑西装,手里拿着一束白百合,面上透露着止不住的哀伤,“您不要太难过了……叔叔他……”


“是啊老师,”日斩拉着团藏也走了过来,“宇智波先生不会希望您……”


扉间没说话,他像是根本没有听见学生们的安慰一样,只是呆滞的看着眼前的照片。


那是他们交往三个月的时候,去北海道旅行的时候拍的。


他笑起来真好看,扉间想,一点都不像他哥,凶神恶煞的。


 


4. 


 


有人在他旁边坐了下来。扉间扭过头一看,发现是他的大哥。


“他们都离开了,”柱间突然冒出来这么一句话,“父亲,母亲,板间,瓦间……”


“现在还有斑和泉……”


“别说了,大哥,”扉间制止了他——他最终还是没有勇气去听别人告诉他这个消息,“别说了。”


“我知道,我知道,”柱间安抚性的拍了拍弟弟的背,“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我和你一样,扉间。”


“我们甚至——连孤儿院都去过了。那儿的小孩子真可爱,有个小家伙简直和斑一模一样。我们甚至已经签字了……”


他停了下来,声音有些哽咽。接着他又掏出自己的手机——锁屏是斑的睡颜——输入1224的密码之后,调出了一张照片,放到自己弟弟的面前。


“你看——他还很小,生下来的时候眼睛红的像兔子,所以被扔到孤儿院了。斑说如果我们现在收养他的话,他就什么都不会记得,除了一个有些奇怪的由两个父亲组成的家庭……”


“他说他会努力去做一个父亲……扉间,斑说……”


“够了!千手柱间!够了!”千手扉间一把夺过柱间的手机,摁了关机键,“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他们已经……”


他们已经离开了。父亲,母亲,弟弟们,还有泉奈……


他丢下手机,双手捂住了自己的脸。


他们都已经离开了。


 


5.


 


回去之后,扉间向学校请了一周的假期,把家里好好地打扫了一遍。他把泉奈的东西全部找了出来,可是却没有把他们打包扔掉的勇气。


他看着那些东西,泉奈的外套,毛衣,内衫,发绳,拖鞋,小说,还有……还有那把丑的要死的雨伞。


我做不到,他想,泉奈的东西,我做不到。


他看到泉奈的发绳,就能想起泉奈每天早上起床的时候乱七八糟的头发;他看到他的那些外套和内衫,就能回忆起自己的手在他的身体上游移,脱掉那些障碍的时候泉奈嘴唇边的微笑;他看到那把伞,就能想起那天泉奈全身湿掉的时候脸上的红晕——那是他第一次见到他脸红的样子,之后所有的一切都是从这里开始的,他们的第一次拥抱,第一个亲吻,第一次属于对方……


泉奈,泉奈,似乎涉及到这个名字的时候,所有属于千手扉间的词语——理性,克制,冷静……这些之类的,都不再属于他了。


 


6. 


 


扉间是在第三天接到柱间的电话的。


“这不会是真的,但会让你好受一些,他就搜集LINE,Twitter和Facebook……


“不要说了,大哥,”扉间听到这里的时候,就决定拒绝柱间,“这不会是他,只不过是一个程序。”


“我知道,但是他会让你好一些,扉间。”电话那头的柱间有些焦急,“我听水门说你请了一周假,但是镜他们来看你你却都不在……我很担心……”


“别,大哥,”扉间有些头痛,他就是怕大哥会胡思乱想,“我很好。”


“我只是,希望能一个人呆一会。”他这么想着,又补充了一句。


“不会浪费你很多时间注册……”柱间显然还想说什么,“你只要输一个名字……”


“你不像我,扉间。你那个时候太小了……”


啪,千手扉间挂断了电话。他接受不了有个程序,顶着他死去的爱人的名字,做和那个人一样的事情。


即使真的如大哥所说,这会对他有些好处。


 


7.  


 


事情比他预料的还要糟糕。在第五天的时候,千手扉间开始失眠。他睡不着,每当他翻身,却只能接触到被子的时候,他的心脏就好像是被扔进了冰块里。


安眠药似乎在第一天有点作用,可是第二天晚上又失去了用处。即使扉间的服用量已经超过了安全线,但他却还是无法感到温暖——那种温热的,来自活人的躯体的温暖。


而当他拿起电话向校长要求延长假期(校长答应了,鉴于扉间之前几乎从来没有请过假而这次他又是那么的惨)的当晚,他的电子邮箱里跳出了一封发件人为“宇智波泉奈”的邮件。


 


-你怎么样,死白毛?


 


只有短短一句话,可是那熟悉的口吻使得扉间的怒气在一瞬间攀上了高峰。他泄愤一样的删掉了那封邮件,又拨通电话把大哥骂了个狗血淋头。


 


“我告诉过你了大哥!不要去注册!”


“可是扉间你……”


“它在用泉奈的名字!泉奈的名字!它还用他的口气和我说话!千手柱间!你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吗!”


“扉间……”


 


8.  


 


本来这应该只是一个小插曲,但是扉间却又在不久之后接到了那家宠物店的电话。


“您好,请问是宇智波先生吗?


“千手,我是他男朋友。”


“好的,千手先生。我们是来通知您,上次您男朋友托我们照顾的大白已经脱离发情期了,如果您希望的话可以将她带回去……”


对了,那条狗。千手扉间几乎是一瞬间就想起了这件事。


其实他现在没什么精力来养这条狗,毕竟他现在可是需要安眠药的人。但是这却是泉奈的愿望。


“好的,我下午两点会到那里。”他最终便这样回答了。


应该没问题,他对自己说,养一条狗或许可以转换心情。


 


9.  


 


养一条狗比扉间预料的要难上很多。他并不会训练狗,所以家里被这位新成员弄得一团乱,而祸不单行,离开了教授的几个年轻的学生们显然很容易出乱子,在扉间休假了两个礼拜之后,又接到了系主任希望他回去的电话。


“真是对不起啊千手教授……”系主任是个和蔼的老头,这个时候对着扉间很是内疚,“说好一个月的,最后还是……”


“老师,真的很对不起……”他的学生们站在主任的后面,头低的似乎能够碰到地板。


“都是我不好,心不在焉的连试剂都拿错了……”


“对不起老师,我连数据都测错了……”


“是我的错老师,我连记录都能出问题……”


大家都在争着认错,扉间看他们这个样子,感觉有点像是和大哥们坦白交往的自己与泉奈。


泉奈怕斑揍死自己,硬是说是他先勾引的,而他则怕泉奈面对斑不好过,只能把火力全往自己身上揽。


“算了,”他想着叹了口气,又看向自己的学生们,“既然已经这样了,那我们重新开始吧。”


起步阶段是最辛苦的,不过扉间倒觉得这样也好,反正他已经晚上睡不着了,还不如就待在实验室里呢。


至于家里的那条狗——晚上应该没什么关系吧?


 


10. 


 


科研工作很是辛苦,而更糟糕的是,千手扉间发现自己还不能很迅速的面对这一切——和泉奈同居之后,他似乎已经习惯了每天晚上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家,然后把另一具温热的身体抱进怀里的感觉,可惜如今家里却只有空空荡荡的双人床和一条调皮捣蛋的狗。


他晚上依然失眠,可是他的学生们却不愿意再让他留下来看守实验室——“老师已经很累了,请让我们来吧。”他们就是这么说的——而他回到家则除了看着自己的个人电脑不断演算之外无事可做,或者说,不愿意做任何事情。


就好像回到了从前一样:在大学食堂解决晚餐,回家泡一杯速溶咖啡,把衣服扔进洗衣机,然后开始演算,直到饿或者洗衣机提醒他为止。通常在十一点上床睡觉,然后第二天七点钟准时出现在实验室里。


本来泉奈的出现打破了这些——他得回家吃饭,因为泉奈喜欢做饭(全是甜的!)并且勒令他吃光;咖啡被换成了茶和牛奶,因为泉奈讨厌苦的东西而且对他的胃不好;晚饭之后需要出门散步,因为泉奈很喜欢他家前面的公园;通常还是会在十一点睡觉,但是有时候会拖到十二点,因为泉奈会希望和他做一些情侣之间做的事情……


但是如今这些都没有了。甜的晚饭,热牛奶,散步,情侣间的安抚……都没有了。他得学着去接受没有泉奈的生活。


 


但这却不是很简单的事情,本来千手扉间觉得凭借自己多年来的,送人离开的经验,他应该能很快适应这件事。可是最近越来越多的事情——那条狗,他的学生镜,还有孜孜不倦往他的邮箱里发送邮件的那个软件——都在逼迫他想着泉奈。


 


11. 


 


转折发生在对于扉间来说很幸运的一天。


那天他们上午,他们实验的第一阶段取得了很大的成功,而在下午的宠物狗检查过程中,那位年轻的兽医微笑着告诉他:“恭喜您先生,她怀孕了。”


更让人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在晚上,他接到了大哥的电话。


“你有侄子了扉间,要过来看看吗?”


 


大哥家不是很远,扉间进门的时候,就看见他的大哥正对着婴儿床傻笑。


“你来了扉间,看,可爱吧!”他的大哥发现他之后,便退了开来,把他引到了婴儿床的旁边。


扉间低下头看去——一个婴儿,黑发短短的,有些炸。他似乎很开心,红色的眼睛眨巴眨巴,像是美丽的红宝石。


“是你们……”


“对,”柱间在一边点了点头,“我会给他一个家庭。”


扉间之后没有再多问,他只是颔首,然后继续转过身去看这个婴儿。


“扉间你……”他的大哥似乎还想说些什么,但最终没有说出来。


他知道有些事情强求不来,也知道扉间当时年龄太小,或许习惯一个人的离开对他的弟弟来说,会有一个更长的过程。


 


12. 


 


回到家的时候大约是十点半,平时这个时候扉间应该给那只狗倒一盆粮食,然后把衣服从烘衣机里把衣服拿出来,再去洗个澡。


但是今天不一样,他已经把狗送去了专门的看护所来度过孕期,而在去看他的“侄子”之前,出于习惯,他已经洗了一个澡。


现在家里静悄悄的,除了滴答滴答的水滴声,连本来会有的狗叫都不见了。他本能的想把今天经历的一切和一个人分享——这也是和泉奈在一起后有的习惯,泉奈会和他分享他所觉得的很重要的事情——却又猛然发现没有一个人可以聆听。


学生们还在试验,大哥还要照顾那个小孩,他的伴侣如今……正长眠地下。


他的水龙头没关,如今那声音正刺激着他的耳膜。他摸索着到了厨房,打开灯的一瞬间努力的睁大眼睛,似乎这样就可以看见他的伴侣回过头来和他说,你怎么现在才回来牛奶就在微波炉里。


灯亮了。


没有人,只有水龙头在不断滴着水滴。


 


13.


 


他最终关掉厨房里的灯,又爬上床,躺在右半边,眼睛盯着手里的个人电脑,那些数据和符号在他的脑子里扭曲成各种形状,没有任何逻辑可言。


他看了看时间,十点五十分。邮箱里闪动着各种各样的消息,他的学生发来邮件告诉他一切数据都很正常请不用担心,系主任也雷打不动的表达着慰问……还有,还有那个虚假的程序,带着泉奈的名字和头像对他说着泉奈会和他说的话。


-今天怎么样啊白毛?


他盯着那个头像,和泉奈LINE的头像一模一样,他帮他照的,在北海道,背景是小樽的运河。


他又看着那行字,这和泉奈的语气真像,他有次学术交流活动,离开了东京一个礼拜,每天晚上他们聊天的时候,泉奈大都会这么开头。


他呆滞了一会,忽然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似的,双手摆上了键盘,以一种极为复杂的心情开始活动。


 


-今天很好,实验很成功。


-唔。


 


扉间看着这个字,忽然觉得有什么东西从眼睛里流了出来。他感到无尽的悲伤和孤独,又觉得像是有一口憋在胸口的闷气被释放了。


 


-那条狗怀孕了。


-大白吗?她怎么怀孕了!


-发情期,可能宠物店没注意。


-……


-你还想要那条狗吗?


-算了,我就是喜欢那条狗。


 


他看着那文字笑了一下——泉奈的喜欢总是很执着的喜欢,喜欢上了就很少会放开。


 


-我要当叔叔了。


-!千手盆栽那混蛋!


-是他们一起的决定。


-肯定是那混蛋教唆的斑哥!


 


斑哥。扉间看着这个词。斑哥。


这个词像是一把锋利的剪刀,把那层虚假的外壳全部撕开了。


 “搜集LINE,Twitter和Facebook……”


泉奈那天和斑坐的一辆车,所以他的信息里没有一句是关于斑的悼念。


假的,千手扉间,你不是知道的吗。


泉奈离开了,不回来了。


 


14. 


 


在关于泉奈的事情上,扉间的自制力总是比自己所想象的要差上一些。


他那天晚上最终没有删掉那封邮件——事实上或许删掉了也没什么用——而是保留了这个习惯,每天晚上睡觉之前和“它”聊一聊,就好像泉奈只是去别的地方出差了一样。


 


-镜是个不错的孩子,但是太内向了。


-唔,白毛你这个和实验室结婚的人是怎么说出这句话的?


-我宇智波家的孩子至少和同期相处的比你好。


-……


 


-我今天去看了那条狗。


-她叫大白!白毛!我照着你的名字取的!*


-大白,她看起来还不错,兽医说她很稳定。


-唔,是我看中的狗狗嘛!


 


-实验出了点问题,团藏最近总是心不在焉的。


-千手教授不是说自己挺会和别人相处的嘛~


-泉奈。


-好吧好吧,他可能恋爱了吧。


-……我为什么会来问你……


-你是什么意思白毛!问我怎么了!


 


-我感觉有点胃痛。


-你是不是又没有好好吃晚饭!快点去喝牛奶,不许喝咖啡!


-……


-听到没有白毛!快点去!


-好的好的。我去了。


 


-最近眼睛有点难过。


-唔?跟你说了不要老是盯着电脑看!


-但是我想和你说话。


-……你知道我


-我知道你不是真的他。


-是的,但是或许我可以帮你。


-什么意思?


-我们公司最近又推出一些新服务。语音通话应该是已经比较成熟的技术了。


-……


-如果您希望的话,可以加上视频通话,但是您会需要附上更多的资料。


 


千手扉间摆在键盘上的双手突然剧烈的颤抖起来——他已经很久没有听到过泉奈的声音了,而他又无比渴望这个。但是他清晰的知道这样下去会有很大的问题,他已经对这个程序产生了依赖,长此以往,必然会有无法预计的后果。


他可能会无止尽的沉沦于这个虚假的幻像,甚至无法去接受真实的世界。


但是泉奈……泉奈的声音。还有他的笑容。


他想到这里,叹了口气,最终认命一样的输入了那句话。


 


-好吧,我要做什么。


 


15. 


 


这项技术比扉间预料的还要先进。他只需要输入尽可能多的存储着泉奈的信息的东西——照片,视频之类的——就可以完成这件事情。


其实若不是泉奈,这对他来说或许是一件困难的事情——他本来不是一个爱记录生活的人,但是泉奈却让他有了拍照的习惯。


“你是我的男朋友,难道不应该拍我吗白毛!”


传输信息的期间,他想起泉奈举着他的手机说这话的时候翘起的眉梢,忍不住又笑了起来。


 


叮的一声,电脑里传出了传输完成的信号,而与此同时,扉间放在床头柜的手机则响起了铃声。


我要听到你的声音了,泉奈。


千手扉间想着,按下了接通的按钮。


                                                                                                     TBC




这次没有完结嗯……因为拿不定注意要BE还是HE,很难受


顺便一说,本文的灵感来源是英剧《黑镜》S02E01,虽然这集在剧里算不上什么令人深刻的一集,但是依然比本文有内涵多了……


强烈推荐《黑镜》哇!

评论

热度(37)

  1. Laurpatrickkhu 转载了此文字
    侵删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