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ur

喜欢转发图片or文字
涉及侵权会删的
假如没有及时回复请一定谅解(;´Д`A

红花为君染—章35(完结)

透明海:

章35


满满一锅鲜美的蛇肉汤,为他们补充了足够的体力。


稍作休息后,他们开始探索这个被夜明珠照得通亮的地下宫殿。


 


他们所在的这间屋子,左右两边各连着一个小储藏室,中路出去是一条点缀了夜明珠的走廊,不知会通往何方。


 


考虑到储藏室可能有什么用得上的东西,赤司和黑子兵分两路,一人搜寻一个房间。


赤司检查左侧的储藏室,找了一圈,只有空空的架子,拉开抽屉,也是全空的。


 


看样子,不会有什么收获了。


他正想着,却在打开最底下一个抽屉的时候,看到了一本手记。


 


赤司小心取出那本书,弹了弹上面的灰尘,缓缓翻开——满心以为能找到离开地宫的线索,失望的是,大片的书页都是空白的,只在最末页有一行小楷“你看到的,未必是真实”。


 


只有这一句话,再无其他,饶是赤司绝顶聪慧,也捉摸不透。


他又在储藏室仔细搜罗一遍,没发现别的值得在意的东西。走出去。恰好对面的黑子也关门出来,赤司问他,“有发现什么吗?”


 


黑子摇摇头,长发垂了一缕下来,掩住了他半边侧脸,“柜子都是空的。”


赤司了然,“我这边也一样。”


固然遗憾,不过也算是预料之中。


 


余下的通路只有一个,那条点缀了夜明珠的走廊。


 


赤司牵着黑子,两人并肩而行。


走廊的装饰和之前的房间一样,用大片精美的琉璃做墙壁的装饰。地上铺了大理石,在夜明珠的光芒下显得华丽典雅。尽管眼前的情况比先前黑暗里摸瞎要好上太多,赤司依旧不敢大意,谨慎地一步步前进。


 


沿途没有机关暗箭,非常平和。


可越是平静,他就越是不安,总觉得像是暴风雨前的宁静。


 


拐过一道弯,前方出现了一尊玉雕。


那是个用玉雕琢的莲花,雕工相当精美,每一寸花瓣的弧度都圆润无瑕。玉雕连同底座,约有半人高。不论是玉的成色、还是雕工的精细,都绝对够格称得上“宝物”了。


 


如果它出现在皇宫的国库,赤司一点儿都不会意外,可出现在这个遍布机关的地下宫殿,怎么看怎么诡异。


 


玉雕的底座上,左侧刻了一个“生”字,右侧与之相对,刻了一个大大的“死”。


不知是否是错觉,看到那个硕大的“死”的瞬间,一股阴风从四周升起,就连周围的夜明珠,发出的白光似乎也令人发怵。


 


“到了生死的命题,也就是说,这里是最后的机关吧。”赤司如是判断。


一路走来,他已经充分领教了设计者的恶意,这最后的“生死关”,就算是他,也没把握能全身而退。


 


他停下脚步。


“哲也,这句话,我本来想挑一个花好月圆、景色宜人的情景下说的。只是,现在不说的话,恐怕以后都没有机会了。”


 


他牵起黑子的手,吻了吻他的指尖,缓慢地、一字一顿地说:


“哲也,我爱你。”


 


上次决战,他身陷囹圄,眼看就要命丧黄泉,那时,他心中最大的遗憾,就是还没来得及对心爱之人表露心迹。那种刻骨铭心的遗憾,再也不想要第二次了。


 


他从衣袖里取出一支发簪,金镶碧血石,正是他和实渕一道精挑细选,准备拿来当定亲信物的那支——撩起黑子冰蓝的发丝,想为他戴上。


 


然而,黑子却后退了一步,推开了他。


无声的,再明显不过的拒绝。


 


赤司呼吸一窒,尽管一直有心理准备,可当他真的拒绝他,那份疼痛还是一瞬间险些令他停止呼吸。


 


“很抱歉,征十郎大人,我爱的是他,不是你。如果让你产生了误解,我郑重地道歉。”黑子微微欠身,一如既往地礼貌。


 


他的礼貌疏离,在赤司看来,简直是莫大的嘲讽。


 


误解?


所有的忠心耿耿,所有的关怀备至,所有的缱绻柔情,都是一场错觉?


 


赤司几乎要站立不稳,用力咬牙,直咬得嘴里充满了血腥味儿,才没有倒下去。


 


“哲也,我只问你一个问题。”


他握住黑子的手,握得死紧,“我们相识这两年来,经历了那么多事,有没有一次,哪怕是一瞬间,你注视的是‘僕’,而不是这具躯壳里的‘俺’?”


 


他的语气,他的眼神,都不像是在问问题。


更像是,将自己的真心挖出来,血淋淋地捧到他面前。


 


骄傲如赤司,第一次露出近乎恳求的眼神——


哲也,我要的不多,只要一瞬间就好。


只要一瞬间,你眼中注视的,是我,我就可以不顾一切地继续爱下去。


 


黑子低下头,没有吭声。就在赤司以为会有转机的时候,他动了——


一点点地,将赤司的手指掰开。


 


他每多掰一下,赤司眼中的光芒就熄灭一分。


 


终于,两只手完全分开了。


黑子抬起眼,水色的眸子里透着歉意,“对不起,我从未对你……”


 


尽管话只说了一半,可最关键的回答,已经很明确了。


赤司闭上眼,声音微微发颤,勉强露出一抹笑,“我明白了。”


 


心脏的位置剧烈地抽疼着,仿佛下一秒就会停止跳动。


那句话,相当于判了他死刑。


 


叮地一声,手里的发簪跌落到地上,赤司没有去捡,扭过头,一步一步,独自向前走去。


黑子站在原地,看着他的身影一点点消失。他们的距离越来越远,就像是两条从未相交过的平行线。


 



 


待赤司的背影完全消失,黑子回过头来,迅速取出随身的佩刀,往手臂上一割——殷红的血往外涌,他走近玉雕的莲花,将自己的血往上抹。


 


血一抹到上面,立刻被吸收了。


吸收了血的地方,玉石的颜色也发生了变化,由碧绿变成了鲜艳欲滴的绯红。


 


“要快点将它整个染红才行。”


黑子呢喃道,一只手臂放血的速度太慢,索性将另一只手也割了同样深的口子,如此一来,速度便快了一倍。


 


先前,两人各自检查储藏室的时候,黑子在他那间储藏室里,发现了一本手记,上面记载了离开地宫的方法。初看之时,他欣喜无比,可仔细研读后,他脸上的血色却悉数褪尽。


 


“能穿过‘生’门的,仅有一人。”


“一人献祭,换另一人平安。”


“当‘玉花’染血,化作‘红花’之时,‘生’的大门将会开启。”


 


在储藏室门外汇合的时候,黑子下意识隐瞒了手记的事。


等沿着走廊走下来,看到那个和手记中描绘得一模一样的玉雕莲花时,黑子便下定了决心,把生的希望留给对方。


 


想让赤司活下去,不仅要想办法支走他,而且,还要让他永不回头。


 


因此,他演了一出戏。


一出假装不爱那个人的戏。


 


黑子竭力不去想赤司离开时破碎的眼神,也竭力忽视萦绕于心的那份钝痛,只一心一意血染玉花。很快,失血过多产生的眩晕感一波强过一波,他没力气站着了,索性伏在莲花上,看着自己的血一滴一滴浸染上去。


 


视线渐渐模糊。


在小吃街,他咬住他吃了一口的丸子;


在巽月湾,他背着失明的他,在泥泞中一深一浅地走;


在洛山城,他故意设置医师长考核,暗地里为他洗净肮脏流言;


在树林间,自己为清水老师的死悲痛欲绝,醒来时盖在身上的那件属于他的大衣;


……


无数的点点滴滴,早已化成了融于骨血的爱恋。所以,在听到他说“哲也,我爱你”的时候,他是怎样的幸福和喜悦啊!


 


然而下一刻,幸福的心情中,陡然生出深不见底的悲哀。


 


“很抱歉,征十郎大人,我爱的是他,不是你。如果让你产生了误解,我郑重地道歉。”


“对不起,我从未对你……”


 


全部,都是谎言。


这大概就是所谓的“天命”,此刻,面对赤司的真情告白,他不仅要决绝地推开他,甚至连一丝希望都不能给予。


 


他必须说谎,只能说谎。


因为,这是让他、让他们活下去,唯一的方法。


 


莲花喝饱了血,散发出淡淡的光芒。


远处传来机关转动的轰鸣声,出口已然打开。


献祭的任务完成,没有再放血的必要了。黑子勉力支撑着点了止血的穴位,从玉雕上滑下来。


 


他一点点地,手脚并用地,爬到被丢弃的发簪边,小心拾起它,擦拭干净泥土,珍而重之地将长发挽起来。做完这些,他再没有力气,就这么躺在冰冷的地上,望着出口的方向,暗暗计算着时间。


 


按照手记上的地图,征十郎大人若是一直不回头地往前走,现在应该已经平安出去了。


 


这样就好。


你离开地宫后,按照既定的人生轨迹,登上王座,君临天下,娶妻生子。


 


你什么都不用知道。


不用知道我的谎言,不用知道我的挣扎,不用知道我的悲哀。


 


——你不用知道,我是如何偷偷地,爱着你。


 


“永别了。”


 



 


“醒醒!哲也!”脸颊被人反复拍打,黑子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


“太好了,你终于醒了!”赤司欣喜若狂地抱起他,将他背在背上,为防脱离,还用腰带绑在一起,“你失血过多,很危险,我背着你爬出这个鬼地方前,你必须给我醒着!”


 


黑子眨眨眼,发现自己伏在赤司背上,正要开口,却见天花板上的夜明珠窣窣地往下掉!


瞬间反应过来,地宫正在崩塌!


 


“你做了什么?!”


“没什么,就是看到出口,折返回来,想背着你一块儿出去,结果触发了地宫的自毁机关,仅此而已。”


 


黑子眼睛瞪得滚圆,这还叫“仅此而已”?


大块的碎石、琉璃、木块掉落,整个地宫已经看不出本来面貌。黑子仰起头,依稀看到距离头顶十来米的地方,有个小缺口,能看到外面的星星。赤司背着他,借助墙壁上的凸凹处,一点点往那边攀爬,想来,应是打算从那个缺口逃出去。


 


黑子很清楚,赤司是在拿性命赌博。


赌他们先爬出去,还是地宫先彻底崩塌,将他们永远埋葬。


 


“为什么……要回来……”黑子声音发颤,“我明明绝情到那一步了……”


赤司回过头,异色的眸子定定地看着他,忽然凑过去,在世界末日般崩塌的背景下,吻住黑子的唇,用力地吮吸,发狠地啃咬,那般地用力,似是要燃尽彼此的灵魂。


 


“要么一起活,要么一起死。”


 


轰地一声,一块巨大的落石砸了下来,赤司机警地闪身,避过了一劫,却依旧冒了一身冷汗。不再闲聊,他背着黑子,用力往缺口处攀爬。由于背负着两个成年男人的重量,手指嵌进石缝中,指甲都裂开了,脚也是,好几个指头都在渗血,可是现在,根本没时间停下来包扎。


 


争分夺秒,争分夺秒,争夺的,是活下去的希望!


还有三米,两米,一米……


到了!呼吸到外界的空气,赤司还没来得及高兴,就发现缺口外是悬崖绝壁,除了跳到下面的湖泊里,别无他法。


 


“哲也,可能会有些难受,撑着点。”赤司纵身跃入水中。由于体力消耗过大,加之背着黑子,他往上游得很慢。氧气飞速消耗着,眼看距离水面只有一米左右,他却剧烈地呛了水。


 


糟了……眼前一阵发黑,他奋力挣扎,意识依旧在远离。


身体很沉重,手脚都开始不听使唤,再这样下去,他们没有死在地宫,却会死于溺水。


濒临昏迷之际,赤司脑子一片空白,仅余下一个念头。


 


谁来……救救他……救救他的哲也……


(我来救他。)


 


那句话,来自于意识深处,听到那个声音,赤司愣了愣,随即笑了。


 


接下来,就拜托你了……


(放心吧。)


 


异色眸闭拢,再次睁开的时候,变成了红色双眸。他猛一蹬腿,冲出水面。


 



 


就在青峰等人快要急疯的时候,赤司背着黑子出现了。


“大人!您平安无事,真是太好了!”叶山和根武谷喜极而泣。


实渕望着红色双眸的君主,敏锐地感觉哪里不对劲。心中虽然疑惑,但接到王令,他还是全心全意地完成,不敢有丝毫懈怠。


 


在他俩跌入地宫的这段时间,革新派已经完全控制了皇宫。赤司将黑子一路背到王后寝宫,命人找医师来为他诊脉。


 


众医师围着黑子忙碌的时候,赤司拿着文件,坐在床边批阅。


叶山看他手边一堆文件,由于在床上,连笔墨都摊不开,劝道,“大人,您这样不舒服吧?还是去书房……”


 


“这样就好,我不会再让黑子离开我的视线。”年轻的君主轻声道。


他如此坚持,其他人也不便再多说什么了。


 


赤司一直守在黑子床前,从天黑一直守到天明,终于等到了那双水色眸子睁开。


“醒了吗,黑子?”他柔声问,倒了杯水,轻轻扶起他,耐心地喂他喝水。


 


语气,动作,称呼,周身的气场……就算不看瞳孔的颜色,对黑子而言,也很容易分辨他们。“欢迎回来,赤司君。”


 


赤司正欲说话,忽然身形一晃,剧烈的头疼袭来,不由得露出苦笑,“喂喂,别这么乱来,想换人,至少先打个招呼……”


 


扶着黑子的那只手猛地收紧,转瞬之间,赤红的左眼变成了金色,“哲也,你没事吧?”


黑子点点头,“我很好,谢谢您,征十郎大人。”


 


异色的眸子闪过不满,他不轻不重地咬了一口黑子的耳垂,“不要再‘大人’‘大人’地叫了,明明喊那家伙‘赤司君’。”


黑子愣了愣,迟钝如他,总算觉出味儿来,这是在……吃醋吗?


嘴唇勾起,他轻声唤道,“征十郎君。”


 


※尾声


 


新的王朝建立起来,名为“洛”,因战争而混乱的秩序,日渐归位。


 


新王朝的第一个节日,是帝王的大婚。


婚礼很隆重,一切都井井有条,唯一的一点差错,是新郎宣誓的时候,誓词念了两次。


很多人理解为年轻的帝王太紧张,说重复了,然而,有几个人,比如绿间和实渕,却是明白的,“因为王是两个人,当然要念两遍。”


 


当晚,窗外,落英缤纷,红花似海,窗内,洞房花烛,红袖添香。


绯红纱帐内,影影倬倬。


 


接连做了两次,黑子已经撑不住了,男人却毫无放手的意思,大有再来一发的打算,不禁求饶,“赤司君,我不行了……”


“这样就不行了?”俺司怜爱地亲了亲他,“好吧,我收手。不过,要点奖励不过分吧?”


 


“奖励?”黑子软得像一滩水,眼睛湿漉漉的。


“喊‘夫君’,就不做了,如何?”俺司把玩着黑子的发,温热的吐息拂过他的皮肤。


见黑子还有些犹豫,他笑得温柔,“那我就继续咯。”


 


被那热得发烫的……顶着,黑子慌忙摇头,心一横,忍着羞耻道,“夫君。”


 


细如蚊蝇的两个字,配上他羞赧的脸庞,还有赤裸的胴体……


男人动作一顿,忽然直起身来,黑子还没反应过来,腿已经被架高,紧接着,是新一轮铺天盖地的猛烈进攻!


 


“不是说好,我喊‘夫君’,就不做了……啊……”


“答应你的是‘俺’那家伙,不是‘僕’。”异色瞳的僕司舔舔嘴角,淡定地耍着无赖。


 


极尽缠绵中,黑子浑身的皮肤都泛着红,长发凌乱,格外勾人。


 


两个男人都怜爱地望着他,紧接着,火药味开始蔓延。


一道成亲,是两个人格商量后的结果。与其逼黑子做二选一的抉择,最后落得双双出局的悲剧,不如暂时妥协,先把人绑在身边再说。


 


(迟早有一天,我会干掉你,让哲也的心里只有我一个。)僕司冷声道。


(黑子的初恋是我,陪他走到岁月尽头的,也必然是我。)俺司毫不退让。


 


一统天下的战争结束,而另一场战争,才刚刚开始。


 


<正文完>






作者滴废话:


《红花为君染》网络版到此完结,谢谢大家一直以来的陪伴。


感谢你们的点赞推荐留言点阅(づ ̄3 ̄)づ╭❤~


这篇文我写得非常顺手,很开心,希望大家也看得流畅愉快~




本子事宜


基本完售啦,还剩几十本,欢迎领养❤



《红花为君染》本子专属内容;
番外·一致对外
续篇·前世今生
考虑到印刷厂和运输时间,预计本子发货时间在1月中上旬,望知悉




淘宝通贩:


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a230r.1.14.1.4Y3EeN&id=524770652542&ns=1&abbucket=14#detail


露天通贩:


http://goods.ruten.com.tw/item/show?21550299463141


 其他既刊也是在这两家贩售




老规矩,献上《红花为君染》主题曲——《惜春去春痕》


http://music.baidu.com/song/s/160619029408564d86ba


春华烂漫 青空遍染

妾之思恋 随风飘散

时光如梭 万事皆过

思君之心 今犹未变

春意阑珊 暮色渐浓

蒙君爱慕 颊儿绯红

如梦似幻 香气氤氲

思君之意 天地为证

春心百转 愁绪万千

恨似春水 绵绵不断

前路茫茫 气息奄奄

思君之情 欲理还乱

春梦缥缈 梦过留痕

妾之倩影 可留君心

君可记否 君可知否

但为君故 惆怅至今

花雨漫天 零落如雪

且邀明月 共此佳宴

忧思已忘 踟躇不见

身随心动 心逐云散

愿将此身 寄于君怀

妾身茕茕 独向黄泉

前路茫茫 气息奄奄

思君之情 如磐石坚

时光如梭 万事皆过

思君之心 日月为鉴

春思袅袅 妾独沉吟

思君之曲 愿入君心


评论

热度(504)

  1. Laur透明海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