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ur

喜欢转发图片or文字
涉及侵权会删的
假如没有及时回复请一定谅解(;´Д`A

【卡伊】生气(卡卡西老师生贺~)

好好好好好甜呀aaaaaa#侵删

一棵梨树:

   【今天ps要放前边~~👯】
       祝:高大威猛英俊帅气貌美如花的火之国第六代老村长生日快落!!!
       这是一个生机勃勃的沙雕生贺文!
       祝老村长和老村长的乡亲们快落!
       л̵ʱªʱªʱª (ᕑᗢᓫา∗)˒


——————🐬🐬🐬🐬🐬——————


     卡卡西生气了。
     怎么哄都哄不好的那种。


     伊鲁卡拍拍肩不管用。
     伊鲁卡摸摸头不管用。


     “卡卡西老师——对不起啊。”伊鲁卡饱含歉意地端茶递水。


      “卡卡西——”
      扭头。
      “六代目——”
      不理。


      “生日快乐啊~”
      “你明明忘记了。”


       卡卡西凉凉地扫了一眼伊鲁卡,伊鲁卡感觉头皮连着后背一阵发麻。


       他是真的很在意很生气呢。
       哇啊——


       伊鲁卡当然不敢顶着他刀子般凌厉的目光迎刃而上——虽然这事他年轻时候就没少干过。但今天毕竟是他理亏,别说是下刀子,卡卡西今天就是下流星锤,他也得闭嘴乖乖接着。


       谁让他忘了人家生日呢?
   
       “我真的很抱歉。”
       “两次。”


       “小人罪该万死。”
       “去年你也是这么说的。”


       “不会再有下次了!”
       “呵……”


       卡卡西不仅眉皱了,脸黑了,笔都给掰断了。


       去年,去年也是这么说的。
       不会有下次了。
       今年。
       不会再有下次了。


       很好,他差不多已经预料到明年,后年,大后年的说辞了。
       无非就是我保证/我发誓/我绝对再也不了这了那了什么的。


       呵,男人。
       他脑子里冒出这么一句话。


       这是某个木叶暗部拷问队队长的女朋友踢开门来找他请假时,对着百般阻挠的严肃男人嘴角一抬说的话。
       一脸刀疤的男人当时就怂了。卡卡西也提笔就在那张“今天老娘四十岁生日一定要回家结婚”的假条上认认真真签上了大名。
 
       当时没什么感觉,但是现在他特别能体会那种心情了。


       上年纪了,和平年代了,什么生日纪念日都跟着淡了,取而代之的是身边人一再的借口。


       狡猾的家伙会说,对不起我太忙了。老实的家伙会坦白,对不起我忘了。


       木叶大部分都是老实男人,火影楼里任职的更是老实到底的男人,就连首席智将鹿丸都曾坦白除了跪地认错绝对不要走第二条路。


       但最好从一开始就别忘。


       这条比跪地认错更重要,但大部分俗气男人都容易忘。


       以鹿丸为首,到森乃伊比喜海野伊鲁卡为止,随着年龄的增长失忆似乎日渐严重。


       放眼望去,火影楼上下除了卡卡西和丁次,几乎所有人每年都要犯这么一次错,连佐井都有一年顶着一双熊猫眼去暗部上班,阅百八万册不得解的内疚忧伤甚至影响过高层正常会议进程。


       卡卡西虽然从不为此类事情忧伤,也大度宽容地通过了一时兴起的,以“老娘”开头极个别“老子”开头格式的假条,但这并不代表他就心情毫无波动。


       海野伊鲁卡
       ❌


       伊鲁卡心惊胆战地看他在教育部的红头文件末尾上画了一个小叉,忍不住探过头用手推他。


       “六代目,这是已经批过的文件。”
       “最后一页找人重抄。”
       “抄了也是我签名。”


       “那就把最后两个签名分开。”
       “格式怎么能乱改?”
      
       啪。卡卡西用新笔一戳桌子。


       “改改改,马上改。说起来这也是十几年前的旧格式了,是该改了。”


       以前教育部重要文件村长签名在第一页,校长签名在最后一页,后来改了格式两个签名都在最后一页,突然要改回来,伊鲁卡应了却忘了该怎么写。


      “我忘了这个是……”
       呼。卡卡西站起来就往外走。
 
       别人能找他签假条说走就走了,他却从没写过一张假条。写了也没用,他能交到哪儿去,五影联合会议吗?


       呵,历代影级都要笑了。
       休假?不存在的。
      
       鼓起勇气翘个班都是载入史册的壮举了。
       最忙的某年五影会议上,停止公式谈论支开了辅助官们的影级,对着彼此的黑眼圈叹气。


       动辄就是上忍联合出动抓捕影级的新闻扑天盖地被人鼓吹一番,一开始几人各自还能面上互黑一番,后来都在各自支招互相安慰,甚至对水影照美冥还说过多喝热水这种话……


       不找个由头发泄一下这么重的压力怎么行呢。


       尽管这几年已经轻松很多了。


       但是压力不发泄一下怎么行呢。


       反正是生日,反正是他先不对,反正是伊鲁卡,反正是伊鲁卡。


       反正是伊鲁卡啊。


       伊鲁卡跟在他身后说尽好话,请他吃了盐烧秋刀鱼,他吃他看着;给他买了重制版《亲热天堂》,他翻他等着;陪他去了慰灵碑,他看他等着。


       最后去了南贺川,他睡他晾着。
 
       伊鲁卡给他挡着太阳,他轻轻松松睡了个爽。


       伊鲁卡坐在他身边安静坐着,好多人悄悄来了,放下礼物或者贺卡又悄悄走了,好多人来看见伊鲁卡就贼兮兮地笑,伊鲁卡一再扶额。


      勇敢的猿飞未来骑着赤丸来啪嗒给踩了个脚印在卡卡西的羽织上,未来就跟着盖了一个小小的巧克力巴掌印。漩涡鸣人拉都拉不住就跟着画了一个小小的金太阳,木叶丸跟风就找来一盒彩笔戳了个蓝色的大螺旋丸。


       未来被妈妈夕日红红抱走,鸣人和木叶丸被揍,最后众人想不出挽救办法,谁也不敢上去扯走盖在六代目身上的羽织,伊鲁卡背过身假装看不见,不知是谁出了个馊主意,干脆就给他接着画下去了。


       洗是洗不掉了,不如画的好看点补救吧。
       反正六代目睡着了。
       反正也没人看见。


       完事鹿丸第一个拔腿就跑后,年轻人们都跟着散了。


       伊鲁卡顶着太阳,汗都要下来了。
 
       谁还记得后天又是五影会议呢我的天!


       想想这羽织上面的涂鸦有多少出自自己曾经的学生之手,伊鲁卡已经在打辞职报告的样式了。


      身后突然伸出一只手把他拉倒,伊鲁卡噗咚栽进人怀里,羽织头顶一罩,卡卡西就凑过来了。


      “哇啊——好烫的脸。”
      “你没睡吗?”


      “被大人小孩和小狗踩来踩去好几脚早就睡不着了。”
      “大家是想祝你生日快乐啦……”


      “后天就是五影会议了。”
      “……”


      “你别想跑,都是你学校教出来的学生,上梁不正下梁歪。”
      “我觉得我差不多也该退休了。”


      “我退休你也退不了,不用想了。”
      “……”


      “……”
      “然,然后呢?”


      “我还没想好,我本来想说我也不给你过生日了。但是我又想不到别的该做的事。”


      “啊——我真是——”伊鲁卡烧红一张老脸从羽织里挣扎坐起来。


       “不要突然说这么……这么……的话!你知道我不知道怎么回应你!”
       “是哦你一直就是这样呢。”
      
       卡卡西跟着坐起来,两人坐在礼物堆里吵架。


       “但你知道我不是这样想的……没有一睁眼就说生日快乐是我不对!但是我只是那一瞬间没有想起来!我并不是真的忘了啊。也许去年……”
       “不是也许是本来。”


       伊鲁卡给他边整羽织边解释。


       “好吧去年我真的忘了对不起,但是今年我很早就开始提醒了而且其实我也准备了礼物……”
       “昨天说好一睁眼就说的。”
       “我先问你想早上吃什么这有什么错吗?”
       
        卡卡西定定看了他半晌。


        “怪我咯。”
        “不是……”
     
        “怪我咯。”
        “对不起我并不是……”


       “是怪我咯。”
       “怪我,都怪我。”
 
       伊鲁卡把他手里的卡卡西小抱枕拿出来,卡卡西又捞过路过的一只帕克抱在怀里。


       “是我的错呢。”
       卡卡西是个别扭的人,尽管他生气了,他也不会出口伤人,相反,越上年纪相处的时间越长,他生气的表现就越折磨人。


       很少人能面对一个上了年纪的漂亮老男人毫不动心。


       而他还压低声音轻言轻语地重复了一遍:“是我在闹别扭呢。”


       伊鲁卡真的除了跪地求饶找不到别的办法。


      “我是真的……”
      “伊鲁卡,没用的,这家伙这种状况已经没救了,他已经黑不见底了。”
       
       帕克努力想从卡卡西的手里逃出去,却挣扎不开,放弃狗生。


      “啊——真是——”
       伊鲁卡上前两手一合撑住卡卡西的头。
       “卡卡西……”
      “……喂……”


      “生日快乐。”
      伊鲁卡面色太过凝重,卡卡西躲不开只好盯着他黑眼睛里自己的小相看。


      “生日快乐生日快乐生日快乐生日快乐生日快乐生日快乐生日快乐生日快乐生日快乐生日快乐生日快乐生日快乐生日快乐生日快乐生日快乐生日快乐生日快乐生日快乐生日快乐!”


       “唔……”
       卡卡西被震到头晕。前任热血教师的称号并非浪得虚名,劲头上来他真是跑也跑不了,躲也躲不掉。


       “我错了真的很抱歉,明明睡前才约好的一睁眼忘了非常非常抱歉……但是并没有忽视你的意思。”


       “倒不如说比起今年忘了约定的事,我一直在苦恼该给你送什么礼物……”


       伊鲁卡从衣兜里掏出一支新的笔放到他手里,叹了口气:“这支笔不仅写字比较好用,敲桌子也很响。”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卡卡西握着笔笑倒在草地上。


       “我就知道你会笑!” 伊鲁卡自己都觉得自己像个活脱脱的智障。


       “但是我……”
       “你没得送了是吧!”
       卡卡西笑到肚子疼。


       “是啊——完全,完全不知道要给你送什么才好啊……好听的话也都早就说完了,想送的东西吃的用的自己做的外面带的都早就没有新意了……我简直不知道除了这么继续待在你身边,我到底还能给你什么啊。”


       伊鲁卡忧伤了十分钟,卡卡西笑了十分钟。


       伊鲁卡越来越尴尬,卡卡西越笑越开心。


       “够了!”
       “不够呢。”


       卡卡西拉着伊鲁卡的手一直在笑。


       “真是……到底要怎么办啊。”伊鲁卡忧伤且哀愁。


       “不知道,还有好几十年呢。”
       “啊?”
       
       卡卡西亲亲他的爱人表示很生气。
        怎么哄都哄不好的那种~


      
       

评论

热度(43)

  1. Laur一棵梨树 转载了此文字
    好好好好好甜呀aaaaaa#侵删